menu search
 
認識我們
最新消息
服務項目
影音專區
人才招募
志工招募
課後陪伴專刊

當孩子是過動兒

2016.01.29

文/李佳燕醫師 傳家家庭醫學科診所

 

    當一個孩子被懷疑是過動兒時,我不會只單看他到底在學校、在家裡發生什麼讓大人不舒服的事,或者他出現哪些惱人的舉動。我會從長期了解其家庭互動關係與孩子自小的特質去判斷;從孩子是在怎麼樣的家庭中成長?家裡的大人與他互動的模式,孩子的特質,學校老師的教育理念與態度,先做了解。孩子固然有其天生的氣質傾向,但是家庭與學校裡的大人,以什麼觀念、態度和方式與孩子互動共存,絕對具有加強或削弱的決定性角色。    
 

    有許許多多的個案,我們可以看到這些被家長、老師或醫師診斷為過動兒的孩子,都缺乏被傾聽與了解,顯然大人對所謂的教育與教養,有刻板的認定與缺乏彈性的堅持。
 

    因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診斷準則,其所列出之所謂症狀,實在是太模糊、過於主觀,完全依大人的眼光和便利性,在看孩子的行為,且有些根本是人類行為的常態。所以,過動症究竟是確有其病,還是人類發明出來的病,一直都在被討論中。
哈佛大學醫學院(HarvardMedical School)教授傑羅姆·古柏曼(Jerome Groopman)著有《醫生如何思考》(How Doctors Think)一書,他說「現在有一種強大的推力,如果一個孩子的行為被認為所謂異常,比如他不乖乖地坐在書桌前,那就被認為是病態,而不是童年的常態。」

 

    當我們為孩子下了過動兒的診斷之後,原本,我們期待孩子與他的家人,了解孩子是生病,所以才有諸多脫序的狀況出現,並非孩子不乖所致,孩子與家人因此能放下擔憂。孰料,有了診斷病名,反而是貼了標籤,可能為孩子與他的家人,帶來另一種新的磨難,同時,也掩蓋了孩子或許是遭遇教育或教養問題的可能性。 
 

    如果你或者你的孩子、你的學生正因為過動症在服藥中,或者你正準備去就診,我會建議先尋求心理諮商師的意見與協助,因為他們或許可以提供非藥物治療的方式,即可改善孩子過動的情況;並請重新思考你為什麼要帶孩子或轉介孩子去看病服藥?那些原因值得讓孩子服藥嗎?請瞭解你要去看或者要轉介的醫師是怎麼樣看病、診斷與治療的。是否匆促看診,快速給藥?看診服藥是否符合孩子的最大利益?記得是孩子的利益,不是家長,更不是老師的;孩子服藥後,有哪些進步?那些進步對孩子的重要性是什麼?有必要為這樣的進步,讓孩子服藥嗎?同時,一定讓孩子知道,他今日的改變,靠的是他自己的努力;如果孩子情況穩定進步中,便可與醫師討論停藥的可能性;過動的行為表現,經常與週遭環境和大人的對待方式,有極大的關聯,除了藥物之外,孩子的周遭大人做了什麼調整,更是重要關鍵。
 

    例如上課的時後,是不是一定要在座位上坐得規規矩矩地不能動?如果老師允許孩子以各種姿勢,或坐在椅子上或坐在桌子上,或站或走地上課;如果老師上課的過程,孩子能起身走動,設計能實際操作的內容,教室裡,還會有多少過動兒?尤其過動的孩子,你要他乖乖坐著不要動,他是難受的,反而上課無法專心聽講,但是如果能讓他一邊搖,一邊動地上課,他倒是比較能有好的學習。所以在美國、澳洲,有越來越多的學校,設計成可以讓孩子動著上課的教室;在德國,也會讓無法久坐的孩子,坐不住時,到教室後面跳繩。這些都是因理解不同孩子的學習需求,而做的改變與調整。     
  

    同時,大量的運動讓孩子改變。越來越多的研究證明,大量的運動不僅消耗過動孩子無窮的精力,也使孩子的感覺統合更趨協調,情緒也更穩定。但是台灣的教育,長期疏忽運動,只一味強調靜坐的書寫與背誦,絕對是不利過動孩子的學習。例如寫作業,過動孩子無法長坐,寫了二十分鐘就開始分心,此時,不要強迫他繼續呆坐寫作業,還不如讓他去跑跑跳跳玩一會兒,再回來寫作業,會比較有效率些。
   

    我們必須思考的是大人以為孩子應該是什麼樣子?應該怎麼生活?當我們要求孩子、規範孩子、評斷孩子時,有沒有顧及孩子的兒童特質?也要瞭解我們的孩子是處在什麼樣的生活環境。從一早七點上學到下午五點,這期間,我們正值活潑好動年齡的孩子,有多少活動的時間和空間?有的孩子甚至離開教室的籠子之後,隨即又進入另一個安親班、補習班或才藝班的籠子,直到晚上八九點才回到家。如此被侷限的軀體,如何能不找機會發洩呢?
   

    我們以為透過遊戲、玩耍、幻想、蹦跳,甚至有一點破壞,才是孩子成長的必要元素,得以開發他的創造力、思考能力以及與他人互動的能力,絕對不是字要寫整齊、保持安靜!文字是人類互動的媒介之一,字必須寫得別人看得懂,要寫對,但是寫整齊,並非必要,字寫醜了,對人生並沒有影響,尤其在現在的社會,大家都打電腦,要求字要寫整齊,稍不整齊,就必須擦掉重寫,不僅毫無意義,而且是浪費孩子的時間,同樣的時間,還不如讓孩子拿來玩耍與幻想!
   

    而孩子一進教室,老師常要孩子保持安靜,上課時更是要求孩子不可亂動,更不可任意出聲。這樣有必要嗎?當我們一再要求孩子安靜、不要說話時,也同時在抹煞孩子的思辨能力與表達能力,更削弱了孩子的交友能力以及情感能量!許多大學教授都已經一再公開呼籲:「請我們的學生在課堂上多發表看法!」因為從小愛講話的孩子,一路被規訓要安靜到大,已經失去表達的能力!
   

    所以當我們對孩子訂下規範時,必須思考這些要求或規範的必要性是什麼?絕對不是因為大家都這樣規範,我們必須說得出道理。當每一個規範都經過慎思熟慮,都有雙方認同的理由時,其實規範會所剩不多,孩子才得以有更寬廣的吐息空間。
   

    為人師長對孩子總有期待,可是我們必須一再叮嚀提醒自己的是:每個孩子都不同,他也與你不同!
   

    當孩子出現脫序的行為時,先別急著主觀論斷,請先蹲下身來,彎下腰來,身體向孩子方向地前傾,站在孩子的立場地詢問孩子,他看起來很生氣,他看起來很不好過,到底發生什麼事?為什麼他要這樣做?這樣做之後,他覺得如何?如果不這樣做,他會覺得如何?有沒有可能有別種做法?他可能猶豫不決,可能聲音非常細小,但是請耐下性子傾聽孩子,聽他怎麼說。
   

    我們還常犯的錯誤是太心急!請給孩子時間,摸索與適應需要時間,而且每個孩子需要的時間不同。有些孩子晚熟,晚熟需要的是等待他成熟,而不是帶他去看病吃藥,硬要把他變成熟,那與揠苗助長又有何異呢?
   

    所以,讓孩子伶牙俐齒非常重要,伶牙俐齒不是狡辯,而是學習不畏威權,能把原由與道理說清楚。
   

    當我們了解我們的孩子,接納他的特質,就會看到他的好,經常讚美孩子的好,是讓孩子有自信的不二法門。  
   

    吉莉安林恩,是編百老匯舞台劇貓等名劇的編舞家,兒時也因無法待在教室上課,父母帶她去看心理醫師,心理醫師發覺了她聞樂起舞的特性,不認為這孩子需要為了乖乖回教室上課而治療,反而鼓勵她跳舞。還有許多人,他們因為有過動症的特質,將此難得的特質,順勢發揮,才能有非凡的表現。如果只是一味將這些特質「疾病化」、「醫療化」壓制它,他們將只是一群靠服藥,讓自己變正常的病人。
 

 

返回首頁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google+ 返回列表
logo
財團法人黃烈火社會福利基金會
32086 桃園市中壢區中豐北路63號1樓
03-422-8229 03-427-9938
liehho0019@gmail.com
Copyright © 財團法人黃烈火社會福利基金會
All rights reserved.
黃爺爺之家 樂齡學苑